Harueru❤

  1.  79

     

    [革命机][艾尔艾尔弗中心]无名之章/番外 银河彼岸之声

    伴着OST《走って行くべきだろう》《半分こ》《幻想と夢想》看完,哭到喘不过气来,好在这篇不是妖精生日的时候发的。゚(゚´Д`゚)゚ 。十四年过去了没有一个人放得下晴人,这个孩子不仅是帝国的希望,也是所有人对英雄/同伴/至爱的缅怀

    东走西顾:

    本来是不想放出来的……

    但是想想如果有bug没修就印了简直是太烦了………

    凑合看看吧,并不是什么要紧的剧情,大概就是点打脸向日常吧?

    错别字和病句也没来得及改了,太晚扛不住了。。。



    =================================



    银河彼岸之声


     

    在五月的某个傍晚,我接到流木野打来的一通电话。

     

     

    电话里的流木野一反常态、神神秘秘的,闭口不提要做什么,只是约我晚上六点,到贵生川先生的实验室走一趟。

    “你今晚不是没事吗?”她抢在我回答之前,又补充道,“我已经问过你的行程了。”

    “嗯。”我只得应道。

    “那就好,六点钟见吧。”流木野说完,飞快地挂上电话,利落地掐断了我能够开口推脱的任何时机。

    我低头看了看表,这时已经有五点半了,看样子她可不打算留给我太多磨蹭的时间。

     

    我叹了口气,站起身将桌子上的资料简单整理了一下,临出门时还想着去叮嘱一下事务员,走前再检查一下门窗。

    年轻的公务员一见我从房间里出来,立刻站起身,有点紧张地说道:“艾尔艾尔弗先生,需要给您叫餐吗?”

    “啊,不用了。今天会在外面吃。”我摆摆手,让他坐下。

    这个年轻人才来任职没多久,似乎还不大能适应这里的紧张节奏。听二宫说,这家伙还曾苦恼地偷偷向她求助,因为每天都要替我叫餐,他几乎已经想不到该吃点什么好了。二宫则是笑着回答他:“即使每天都点一样的也没关系啊,艾尔艾尔弗那个人,根本不会察觉到有什么差别啦。”

    不过在这个问题上,我持保留态度。即使是我这样对食物毫不挑剔的人,也还是多少能分辨出口味的不同的。正如羊羹和火腿蛋的味道大相径庭,我并非尝不出这之间的区别,只是可以忍耐罢了。无论怎样的食物,只要能维持身体机能便已足够。要说这些年来口味的变化,大概也只有黑咖啡不怎么能喝得下去了。

     

    从政府大楼里出来,接触到室外的新鲜空气,心情也好了不少。我猜流木野他们是想叫我出去喝上一杯,这几乎也是惯例了。每到繁忙工作告一段落的时候,流木野、连坊小路他们就会组织个简单的聚餐,大意是提醒我再忙也要好好吃饭。拜他们严密盯守所赐,我这些年来,虽然拼命地工作,身体却一直没出过什么岔子。也或许是少年时期锻炼的结果,即使年过三十,体力却比二十出头的人还要好得多。

    快步穿越庭院,又沿着林荫路走了一段,才来到研究院的门前。贵生川老师的办公室在二楼,本该径直上去就对了,可流木野咲却像是在那里等了很久似的,看我过来,便一把拽住我的袖子,将我往电梯里带。

    “Saki?”我有点吃惊地看着她,“走上去不就可以了?”

    流木野低着头,表情看不大清,可从衣袖那里传来的微微的颤抖,暴露了她的不安。这让我也不禁紧张了起来,难道说出了什么不好的事?能让流木野紧张成这样的事情可不多。

    流木野使劲摇了摇头,黑色长发上挽着的白色缎带,也轻轻飞舞了起来:“暂时什么都不要问,艾尔艾尔弗。”

    电梯并没有直上二楼,而是经由她的手指飞快按了几个数字,控制面板闪烁了几下,提示我们已经行至了地下。我眯起眼睛,思考起流木野的反常举动。我当然知道这个研究院的地下藏着国家级的试验机密,可我并不记得流木野也是研究团队的一员?

    我打量起这个依旧保持着十七岁容貌的少女,仿佛初次见面一般。

    ——尽管我和她相识,已有十四年之久。

     

    电梯门“叮”的一声响,金属梯门左右分开。我和流木野一前一后走了出来。她站在前面,继续输入密码,为我打开了另一扇厚重的铁门。

    我本以为在这之后的会是什么惊天秘密,结果令人失望的是,房间里除了些正常的试验设备以外,只有包括贵生川先生在内的几个老熟人罢了。

    我回头看了看流木野,不确定地问道:“今天是打算在实验室聚餐?”

     方才一直聚集在电脑显示屏前围观着什么的人群,闻声一下子散开,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盯向了我。

    难道我刚才说错什么话了?

    我莫名其妙地朝大家走去,挨个打过招呼,拉了把椅子随便坐下。

    贵生川先生带着惊讶的神情看了看流木野:“Saki,你没跟艾尔艾尔弗解释吗?”

    流木野抿了抿嘴:“我没能找到机会啦……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更加好奇,将目光投向在场这个唯一看上去比我年长的人。贵生川先生苦笑着朝我招了招手:“艾尔艾尔弗,你过来。”

        

    我依言走了过去,站在刚才人群汇聚的地方。那儿有一台像电脑似的显像仪器,屏幕上有什么东西在微弱地运动着。我对那种图像有些陌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是什么。

    旁边的灵屋却挤了过来,伸手指向那一团物体的中心:“看,那里是心脏。”

    “……这是什么?”

    “小宝宝啊。”灵屋理所当然地答道。

    我抚了下额头:“人类?”

    “啊!艾尔艾尔弗真是的!”

     我听见流木野在我背后叹气,才发觉自己大概说了失礼的话。但是……把我叫到这里来究竟是要做什么啊?我当然能够信任这些人绝不会做些危险的人体试验,可若是普通的胎儿,在医院里检查不就好了吗?

       

    “艾尔艾尔弗。”站在我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小晶终于开了口。她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戳了下屏幕,“这个,是晴人的小孩哦。”

     

     

      

        下  

     

    那个晚上,我几乎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去的。

    我只记得大家在研究院的会议室里喝得酩酊大醉,流木野还抱着贵生川老师的胳膊嗔道:“我也想做小孩的妈妈啦。贵生川老师为什么不把它移植到母体中呢。”

    贵生川先生毫不客气地哈哈大笑:“移植到你体内,说不定会被你消化掉呢。”

    “啊!真是的!太过分了!”流木野红着眼睛,又跑到我这边来,趴在我身边小声抱怨着。


    据研究人员们解释,这个孩子的培育起因自一个意外。在几年前的一次例行体检抽血时,贵生川老师发现我的血液起了微妙的变化。而经过DNA鉴定之后,他更加确信了这一点——在曾经与时缟晴人不断交换身体的过程中,我们也交换了一部分身体中最基础的信息元素。同时,身为魔使的晴人,也的确有能力将自己的符文留在我的体内。

    “晴人还活着的时候,我们曾经提取了很多血液的样本,记录下了很多资料。这些和你体内的改变都对得上。而唯一不同的是,那些样本已经不具备活性,可你体内——现在流淌在你血液中的,仍有晴人留下的基因。

    “想要单独把晴人的部分提取出来是不可能的,所以严格来讲,这个孩子也不能完全算是晴人的后代,”贵生川先生说到这里,似乎是有些尴尬,“我希望你不会介意我们的自作主张。”

    我摇摇头,这怎么会呢。

    “本想征得你的同意,不过Saki她担心会失败,于是决定暂时保密,等胎儿情况稳定了再告诉你。事实上,我们也确实失败了很多次,几乎快要灰心丧气了,可或许是神明听到了我们的祈祷,总算是成功了。”

     贵生川先生说着,高兴地举起了酒杯:“为了帝国的未来。”

    “为了帝国的未来!”

     我周围的人们纷纷绽开笑容,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仿佛这个生命的诞生会给这个国家带来新的希冀。

    而在欢闹的人群中,我也察觉到了流木野脸上淡淡的落寞。我想我多少能猜到那个理由。

     

    早已成家的连坊小路、灵屋等人都不能陪我们喝到天亮,就连贵生川老师也已“年纪大了”为由,早早开溜。而孤家寡人的我,只能被还在兴头上的流木野拽到酒吧,又续了一摊。

    尚在清醒范围内的我一直提醒她少喝一点,流木野却不听劝阻,畅快地饮下一杯又一杯。魔使的能力看上去不仅能让人不老不死,还能让人变得千杯不醉。

    可我却终究是肉体凡胎,不到凌晨,已是醉得几乎站不稳了。

    流木野看我这副模样,终究还是决定放我一马,她拨通了我那个倒霉的新任事务员的电话。没过多久,小伙子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跑进来,满头大汗地问道:“出了什么事?”

    流木野在年轻人面前又恢复了那副颇能唬住人的冷艳做派:“能麻烦你把这个人平安送回家吗?”

    可怜的年轻人在与帝国偶像的近距离接触中差点停止呼吸,搀扶着我的双臂比我这个醉酒的人似乎还要无力。

    我看着流木野重新坐回吧台,又要了一杯酒,强打精神问道:“你怎么还不回去?难道还要继续?”

    “是呀,我今天可是打算喝到天亮的。”流木野轻快地晃了晃手中的空杯。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那你自己小心。”

    “嗯,”流木野点点头。

     

    在我们即将离开的时候,流木野的声音又从背后传来。

    “艾尔艾尔弗。”

    “嗯?”我回头去看。

    魔使那美丽的不老容颜在灯影下显得模糊不清。

    “祝你生日快乐。”

     

    流木野咲如是说。



    -番外完-


     

    革命机晴艾

    评论
    热度(79)
    1. valocasia东走西顾 转载了此文字
    2. Harueru❤东走西顾 转载了此文字
      伴着OST《走って行くべきだろう》《半分こ》《幻想と夢想》看完,哭到喘不过气来,好在这篇不是妖精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