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ueru❤

  1.  30

     

    来吃药吧 一 (下)

    妖精說謝謝還有舔奶油那兩處描寫好可愛XDDDDD

    晴人的男友力真的是沒話說,妖精要什麼給什麼,下意識就這麼做了XDD

    万里万里 镜之大洋:

    狗血不要钱,废话免费领……我写的是谁呀我不认识

    谁来教我省略……_(:з」∠)_


    时缟先生已经一猛子扎进了黑龙江坠入爱河√


    一,看那狗血的相遇  下

     

    时缟晴人忍不住又看了眼手机,才抬头将目光投到面前的人身上,驱散脑海里蹦出的各种胡思乱想,咽了口口水,问道:“那个……”

    “把那份培根煎蛋让给我。”

    命令式的语气让时缟晴人摸不着头脑,他只能回头看了一眼食堂窗口,才发现培根煎蛋的餐牌下多了个标签——已售完。

    被对方冷冰冰的目光戳得背上有点痛,他本来还是一脑子不情愿,转身后对方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放回到了食物上,专注得仿佛是在和恋人深情相望——大概这是大脑还没转过来的时缟晴人能找到的唯一比喻,他最终在大脑再次运行起来之前身体先动了起来,鬼使神差的叹了口气,把手机塞回口袋,将那份培根煎蛋放到对方的托盘中。

    而对方愣了愣,似乎是没料到夺食计划如此顺利,转身离开的时候落下一句不轻不重的话。

    “谢谢。”

    不仅早餐被素不相识的人“抢”走了——不对,应该比素不相识好点儿——在人走远之后时缟晴人还是一副没回过神的样子,望着那人的背影怔怔出神,直到早餐的队伍中发出不满的抗议,他才满脸抱歉的离开了队伍。

    餐盘里的主食换成牛肉饼,明明比培根煎蛋更符合自己的口味,时缟晴人却是没了胃口,他从坐下后就开始进行着丰富而剧烈的脑内运动。

    也没少被人说耳根软,老好人之类的调侃话,但他就是觉得这不一样,被打扰的睡眠,仍然隐隐作痛的鼻尖,负面情绪似乎正在被放大——时缟晴人后知后觉的有点儿不甘心,虽然一份早餐没什么不可退让,但至少应该在把盘子递给对方的时候说,“啊你就是父亲研究院新来的研究员吧,我的父亲有和我提起过你,往后请多指教”这样更像一个大人的寒暄,而不是像个被暗恋的女生搭话的高中生,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说起来还不知道那家伙的名字……放下了折磨牛肉饼的叉子,时缟晴人重新点开那封邮件,从昨晚收到它开始,竟然现在还没看完。照片下方其实没有什么重要的信息,没能浇灭他的好奇心,倒是让他的脸部迅速升温。

     

    “晴人~怎么样~今晚六点○○酒店,座位已经订好了不用担心~红酒还有之后的房间也都没问题哟~一定要去哟~绝对哟~

    ——爱你的 爸爸❤”

     

    “什么啊!”他攥着手机,差点就要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周围的人都投来怪异的目光,在二次引起关注之前他乖乖坐了回去,被蹂躏得失去了原来样子的牛肉饼还没咽下去,一个可怕的想法跑进了他的脑内——

    他不会看到我的手机屏幕了吧……

    时缟晴人忍不住捂住了脸,面部的温度让他心情又复杂了几分。

    被陌生人盯着照片看,他会不会……认为我是变态啊——

    绝望的把头埋在餐桌上,咚的一声成功地又一次引来了周围的视线。

     

    好在没有太多的时间留给他情绪低落,即使是过了所谓的“春天病菌多”的季节,就诊的病患也并没有减少多少,总能将他的值班时间排得满满当当,前一秒流木野咲和他告别的声音突然就把他的思绪拉回到烦闷的状态中。

    “那个……”他抱着急救的心态叫住了一只脚已经踏出诊室门口的流木野咲,艰难地组织好了语言把烦恼倒给对方。

     

    “哈哈哈哈所以说……”流木野咲仿佛是听见了什么笑话,捂着肚子靠在门边笑声根本停不下来,“你父亲是要让你去和他的新助手相亲么?”

    时缟晴人又叹了口气,这才意识到他今天似乎叹气的次数有点儿多。可是好友兼同事似乎还不愿放过他,低头又笑了几声后望向他又补了句——

    “结果晴人你还就这样被他抢走早餐了么?”

    “……”

    “说起那家伙来一定是非培根煎蛋不可么?”

    “你就别取笑我了……”时缟晴人只好摆出投降的姿势,他把自己摔回办公椅上,看着对方终于止住了笑,扶着门框直起身来。

    “那你还是去吧!”

    “诶?!”

    “诶什么诶啊?晴人你不是超在意那个人的嘛——”

    黄昏的光线落入流木野咲的眼里,时缟晴人看着却突然想起了今天早上见过的另一双——颜色更加淡一点,更像通透的琉璃球……

    “反正也不是真的‘相亲’嘛,说不定你父亲是真的觉得你们年轻人应该好好交流也说不定。”

    “啊……嗯。”时缟晴人被自己思绪乱跑的方向感到了危机,越是这样那双眼睛就在他脑海里越是清晰的浮现出来,他只好含糊的点点头,流木野咲似乎也对自己的劝说效果感到满意,重新跨出了门。

    而后挥手的同时还不忘补充一句——

    “记得repo哦!今晚的‘相亲’!”

    ……真是够了,时缟晴人觉得没有把父亲邮件里的留言也告诉对方真是明智之选。

     

    时缟晴人觉得应该郑重些,特意跑回公寓换了身衣服,好在公寓本就是医院分配的职工住房,回去一趟也没有多花太多时间,约定的时间还没到之前他就到了酒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被侍者引到了预订的位置,才发现对方已经坐在那里了。

    对方明显没他重视这顿饭,衬衣还是今天早上在食堂遇见时穿的那一件,扣子一颗没松,领带也系的一丝不苟,当视线滑到领口和发尾间那段莹白的脖颈上时他感到有点儿心虚,赶紧移开了目光。

    对方应该是感受到了他视线,望向窗外的目光收了回来放到了他的身上,时缟晴人还没坐下,他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时缟晴人只好先开口。

    “我是……”

    “时缟晴人,时缟博士的儿子,因为叛逆离家出走现在在咲森医院工作,小儿科医生。”

    “诶你怎么……”

    听起来对方像是对他了如指掌,语气也不带任何情感,仿佛这些信息被储存在他脑内,而他只是一台需要读取确认的机器。

    他又一次打断了时缟晴人的话,吐出了一个有点儿拗口的外国人名字。

    “艾尔埃尔弗。”

     

    在被单方面的介绍和象征性的握手之后,时缟晴人坐到了艾尔埃尔弗的对面,侍者也撤下了菜单,气氛实在是太冷,那之后艾尔埃尔弗也没多说一句话,好在酒店效率十足,前菜和正餐陆陆续续都被端上了桌,刀叉和盘子接触的轻微响声终于不让周围显得那么安静了。

    但是还是很尴尬……

    时缟晴人和牛排战斗了一会儿,悄悄抬头望了一眼对面的人——艾尔埃尔弗吃得十分专心,下刀干脆利落,牛排被整齐的切成小块,他吃相十分优雅,但是速度却比晴人更快几分。

    他为什么要答应爸爸来吃这顿饭啊……

    好奇心翻滚着,还在犹豫着要怎样问出口,对方已经先回答了他:“只是和时缟博士签订的工作合同的一部分罢了,时缟晴人,你并不用太在意,这之后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听完理由,时缟晴人才意识到自己不由自主地把问题问出了口,只好趁着对方开口的机会接下了话茬。

    “诶……为什么工作合同里会有这种要求?艾尔埃尔弗是在爸爸的研究院工作吧?感觉怎样……?我爸爸虽然有点怪但是在工作方面还是很负责任的……”也不知道对方爱不爱听这些话,时缟晴人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了下去。

    艾尔埃尔弗并没有马上回答,让时缟晴人觉得有一点失落,他正打算低下头继续解决晚餐的时候,对方咽下了最后一口食物,才开了口。

    “这是一份对我非常有利的合同。”听他谈起工作这种事,感觉完全变了味,“能满足我的所有条件,为了拿到这份合同,和陌生人吃一顿饭并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

    他说话一本正经,语气严肃,但是目光从没离开过时缟晴人面前的盘子,被盯得发麻的时缟晴人僵硬的吃掉最后一口,还有点儿不好意思——

    他很喜欢这个牛排么……?

    脑内刚刚蹦出这个想法,艾尔埃尔弗的行为马上给他的脸盖上了一个无形的巴掌——他唤来了侍者,空盘被撤了下去,但很快桌上多了几个盘子,那里面是各式各样的甜点。

    巧克力,蛋糕,冰淇淋,还有比普通店铺卖相更加精致的吉奥尔小吃羊羹……艾尔埃尔弗,喜欢的是甜食么?

    这神展开让时缟晴人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桌上甜点的数量不算很多,但也绝对不少,更不用说是出现在两个吃过了正餐的男人的餐桌上。他只好抬眼去看艾尔埃尔弗,他怎么看也不是很能吃的类型,更不像是会喜欢这些的样子,但是事实让他的感到挫败。

    艾尔埃尔弗正把冰淇淋往嘴里送,夜幕早已降临,比起餐厅里刻意营造浪漫气氛的昏暗烛光,窗外的装饰彩灯透过玻璃洒在他的身上,那件白衬衫不在显得那么单调。看上去甜点应该是让他的心情变好了一点,身子随着抬手的动作带着发梢也抖动起来,时缟晴人才注意到他额前有一缕头发不安分的翘起,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收到一个凌厉的眼刀。

    “……对不起。”自制力这个时候突然失控,这样笑出声分明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时缟晴人只好乖乖道歉。

    也许是一个眼神就足够表达他的不满,又或许是他根本不愿意让出时间教训时缟晴人,艾尔埃尔弗没停下进食,他吃的速度比主食要快得多,不一会儿盘子就空了一半。

    时缟晴人不讨厌甜点,但是也撑不住这么多,两个人又冷下来的气氛中,他只好拼命找起话题,讲起来今天值班的各种事情,本以为对方完全没有在听,可对方竟然时不时的插上两句,虽然语气和内容大都是不屑嘲讽不以为然,得到了回应的他却说得越来越起劲,甚至也有心情往嘴里塞了两口蛋糕。

    “……那个孩子啊,竟然因为球场的使用和其他孩子吵了起来,还动起了手,严重的伤口处理不好炎症引起了高烧……”说着他咬了一半叉子上的蛋糕,“如果是我的话……球场什么的大家各用一半就好——”

    嗙的一声,艾尔埃尔弗的手狠狠拍在桌上,盘子里的勺子叉子也跳了一跳,吓得时缟晴人赶紧住了嘴。

    “什么半分不半分的……真是天真。”之前出现过的所有表情从他的脸上消失得毫无踪迹,只剩下不甘。时缟晴人还在不明所以,他又开口道:“你要把培根煎蛋的蛋黄和心爱的女人都用小刀分成两半么?”

    时缟晴人一时找不到话反驳,对方却步步紧逼,“时缟晴人,天真如你,该不会认为可以分给手术台上的病人一半生命吧?”

    “只有有能力才行,拥有可以拯救他人的力量才行——”

    艾尔埃尔弗非常痛苦。

    时缟晴人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他看到对方手握成拳抵在桌上,力度大到手背上青筋暴起,看上去狰狞而丑陋。

    “如果我当时拥有力量的话……”

    他看起来就像要哭了一样。

    时缟晴人有点着急,那苦涩的味道仿佛已经具现化,通过空气这个介质从艾尔埃尔弗身上传递到了他这一边。

    想让他开心起来——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他开心起来呢?

    时缟晴人抬抬手,手心里的银器被捂得有点儿发烫,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半块蛋糕已经被塞到了艾尔埃尔弗的嘴里。

    他们都愣住了,好在苦涩的味道如他所愿,消失得无影无踪。

    艾尔埃尔弗下意识咽下了蛋糕,白奶油粘在他的嘴角,他伸出红色的舌尖,把它们都卷进了嘴里。

    “还是太天真了。”

    说完,艾尔埃尔弗披上外套,径直离开了酒店餐厅。

    “……太甜?”明明一副很喜欢甜食的样子……

    时缟晴人狠狠摇了摇头,把刚才那个画面甩出了大脑。

    竟然觉得太要命了,我是变态么……

     

    他这样想着,摸摸钱包打算结账。

     

    TBC

    周末去春游,我可高兴了√

     

    革命机Valvrave晴艾

     

    评论
    热度(30)
    1. Harueru❤寸延尺关 转载了此文字
      妖精說謝謝還有舔奶油那兩處描寫好可愛XDDDDD 晴人的男友力真的是沒話說,妖精要什麼給什麼,下意
    2. 萧听雪寸延尺关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你写那么长让我可怎么拿得出手啦(´;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