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ueru❤

  1.  83

     

    终点05

    【為什麼會被屏\蔽?再試試】

    這一更沒有劇情相關,所以不用再糾結發展(喂,我很愛這篇的劇情即使作者姑娘說不用管orz,對戰後格局的設定真的太俺得

    終於肉了,心疼妖精這樣患得患失不敢表露真心,但是晴人一句話就讓他卸下心防露出溫柔的本質,真的好萌XDD,雖然這次肉是一方強制開始,但是完全沒有肉♂慾和暴力,反而很溫情充滿愛意,看得很感動。希望能夠快點看到他倆更貼近彼此的肉QAQ

    晴人真的就是個小鬼,佔據主導地位的妖精看著他一定覺得特別可愛吧XDD,連H的時候都在道歉,求婚也是一點氣魄都沒有wwww也是晴人這種看似柔和卻堅定的態度才能讓妖精軟化,迫不及待想看妖精無法抵御晴人男友力的時候

    BTW,“不是這個意思啦,我是想問、那個……”這句話讓我想歪成問“技術”如何了wwww

    從妖精的說法來看,晴人不知纏人還鬧了很久,持♂久♂力不錯w


    耳朵变大啦:

    回程的路上,晴人为了不让自己失控袭击到别人,主动提出被打晕这个对策,但他可是上面下令护送的,谁肯对他下手呢?提了两次都被拒绝,只好自己想办法,不管怎么说也必须要忍耐见到艾尔艾尔弗为止……他逐渐感到自己正处于极限,每当思绪恍惚就用力的掐自己,靠疼痛获得片刻清醒。

    但哪怕掐出了伤,很快就自己好了,这个过程还会消耗掉符文,简直恶性循环一样,最后晴人实在撑不住,请他们将自己铐在飞机上。

    为什么只有自己发作这么厉害,指南流木野她们有这样吗?又是怎么解决的呢?晴人混乱地想着,而一但回想起那个研究机构和人造人的事,又是一阵头晕恶心,他脸色苍白,冷汗快湿了衬衣,只能咬紧牙关忍耐。

    看他这么痛苦,护送的士兵也是面面相觑,生怕中途出事不好交待,飞行速度也大大加快了。

    仗着交通工具的优势,晴人原本是计划比艾尔艾尔弗先一步回到旅馆,装作什么都发生的样子等他,所以落地之后,他立即一个人去往旅馆。

    然而刚靠近,他发现旅馆内外的武装已经除解,似乎已经和当地的武装组织沟通好了?难道说艾尔艾尔弗已经先一步回来了么……但是,这应该是需要一些时间的,从北部过来也要一两天,为什么可以这么快?

    终于来到二楼的房间,有些跌撞在浴室中洗了脸,感觉又似乎清醒了些,等出来时,艾尔艾尔弗不知何时站在窗边的位置,沉静看着他。

    晴人怔了怔,也就几天未见,不知为什么觉得呼吸一窒,握了握拳头,在想怎么解释发生过的事。

    从哪件事说起呢?

    虽然很饿,但还是先算了吧,上来就说这个也太差劲了,晴人并不希望总是被他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你可能暂时无法和你父亲见面了。”却是艾尔艾尔弗先打破沉默。

    “为什么……?”他抬起头。

    “阿德莱伊没有跟你解释吗?”

    咦?他好一阵子没回过神,所以说,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己去了哪里,还有阿德莱伊的事也……

    “你以为为什么没有撤消你的查阅权限?”

    “……”

    “那有那件衣服是阿德莱伊给你的吧,能这么快返回也是这个缘故。”

    晴人感到怔怔望着他,是预料到了他会去吗?可为什么不干脆带他一起呢,虽然他是帮不上什么忙,总可以事先说一下吧。

    “我可从来没说过什么时候都必须和你一起。”艾尔艾尔弗说。

    又是这样……无论在想什么都马上被看透,晴人也不爽起来,“那,为什么跟我说这些,明明不理我就行了。”

    “……”

    “真的是像他……像阿德莱伊说的那样吗?为什么要把那里全都毁掉……”做得这么彻底什么也没留下,但既然不想让任何人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从一开始撤消查阅权限?这样一来,自己根本没办法找过去。“还是说,因为你事先也不能确定到底怎么回事呢?和我有关系吗?”

    面对他的一连串发问,艾尔艾尔弗别开视线,声音也因不悦而冷淡下来: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你才是,为什么不好好回答我?我只是想知道,是不是和我有关?”

    “是。”

    “那人造人的实验你是知道的吗?”

    “没错。”

    “……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是事情发生以后还是……”晴人总是在意这中间的过程,无法忽略,细想又有莫名的恐惧,“我可以见一见父亲吗,有好多事情都想问他。”

    “暂时不能。”艾尔艾尔弗回答。

    晴人有些不服,但他都说不能了,就算纠缠下去也没有用。

    对话一度陷入停滞,艾尔艾尔弗看了看他,“没有问题了吧?”说着,转身就要离开这个房间。

    “等等!”

    明明并不想的,身体却像有了自主意识,晴人还是追了上去。

    觉得自己并没有错,或者又不是他一个人的错,但艾尔艾尔弗冷淡的眼神就是让他感到说不出的心慌。

    他堵在门口,一把抓住他的衣袖,冷汗也从额际渗了出来,心里多少还是觉得自己有点委屈,一张口仍然示弱了,“先……不要走。”

    艾尔艾尔弗果然停下脚步,沉默打量他,晴人皱着眉毛,有些不甘地抬起脸,大脑的恍惚使他那双湛蓝的眼睛也蒙上了雾色,“不要总是、把我当成小鬼啊……”

    “你本来就是小鬼。”

    “你不也一样、没有大人的样子……”

    艾尔艾尔弗皱眉,显然对这点非常不认同。

    两人就这样站在原地,晴人也还紧紧抓住他不放,半响以后,气氛又渐渐缓和下来。

    “饿了吗?”艾尔艾尔弗忽然问。

    晴人一怔,可就在下一秒,来不及回答,他看到艾尔艾尔弗的脸在眼前迅速放大。

    接着,嘴唇被正面覆上,薄薄的唇瓣下,感受到舌尖温热的气息。

    太突然了,耳鸣就在那一刻充斥了整个大脑,眼前的世界彻底被浓重的色彩所掩盖,那是符文的洪流淹没而来,晴人就此失去了意识。

     

     

    “你知道的吧……关于、我的事……”

    “是的……”

    “你是、我的朋友……”

    说着这句话的少年艾尔艾尔弗,双眼溢出了眼泪。

    伸出手想碰碰他,他便呆了,手足无措,浑身颤抖着,泪水源源不止从眼框掉下来。

    可那个时候,晴人确实好像想起了什么,很多很多残像在大脑深处浮现又消失,冷暖交杂又绚丽无比,空洞的世界为此燃起光亮。

    所以才可以安详睡去,没有任何遗憾闭上眼睛。

    只是等醒来时,想要抓住这个人。请不要哭,这样对他说。要他做什么都行。

    可真的到那一天,这个人却好像并不需要他。

    不需要我了吗?

    不要啊。

     

    晴人张开了眼睛。

    他看到了昏暗的房间,夜晚淡淡的光从百叶窗缝隙透来,室内一切都有些模糊,世界好像正在旋转一般。

    耳朵有浓重的喘息声,声音的来源正是自己。

    接着,他看到了大脑几乎无法相信、无法理解的景象。

    艾尔艾尔弗。

    在自己身下,下半身什么也没有穿的艾尔艾尔弗,上身也只有一件薄薄的衬衣,那衬衣显然遭受了粗暴的对待,领口从前面完全敞开了,暗淡光线下,几乎是雪白的肉体深陷在皱巴巴的床单内,且双腿分开在晴人身体两侧。

    而他们的身体也因为某种方式连接在一起,身体灼热发硬的部位埋在一个柔软却干涩的地方,被紧紧狠绞着。

    “艾尔艾尔弗……”晴人彻底懵在那里,他呆呆俯下身,双手撑在床上,凑过去想分辨到底是不是真的艾尔艾尔弗,可随着这个动作,眼前的人身体轻轻一颤,视线也向他投了过来,紫色的双瞳充盈着一丝水气,那样的眼睛,还会有谁呢。

    和震惊相比,直达骨髓的快感也强烈笼罩下来,晴人咬紧了牙关,喘息声还是不由自主泄露而出。

    “为、为什么……”

    他急着想先退出来,但是手忙脚乱之际,身体一滑反而向下滑倒,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与艾尔艾尔弗交叠,连接的地方进入到最深处,皮肤的触感从胸腹到双手,被一层薄汗紧贴在一起,耳边传来轻柔的呻吟声,似乎太痛了,也伴随着深深的呼吸。

    晴人抬起脸来,看到艾尔艾尔弗的脸就在眼前,他双眼半闭着,失去意识以前还曾主动亲吻过来的薄薄嘴唇,此时也用力抿紧成了一条直线。晴人轻轻颤着,伸手去摸了一下那里,随即想也没想将冰凉的唇瓣含在嘴里,随着轻柔的吮吸动作慢慢打开它,直到重新热起来回复颜色。

    “嗯……”都分不清是谁的声音,轻轻在室内响着。

    直到现在,艾尔艾尔弗也没有一点抵抗的动作,只是分开后,他没看晴人,将头埋在枕头上,银色的头发也软软散开,仅那么几缕被汗水浸湿贴在额际。

    “对不起……”应该退出来了,不管怎样应该退出来再说的,明知道该这么做……可是才刚刚抽离一点,那个地方也因为短暂摩擦而带来了快感,大脑简直一片空白了,身体和意识简直分离到两个次元,仿佛已彻底不属于自己,不受控制又重新挺进去,“对不起……对不起、我……”

    艾尔艾尔弗什么也没说,只是随着这个撞击,整个身体都随之颤动,呼吸变得更沉重,胸口也因吸气而起伏,他脸色有些苍白,只有眼角泛起一点红润。

    为什么不推开我呢,哪怕任何讨厌的抵抗的举止都好……阻止我吧……晴人双手紧紧抓住床单,无意识撕扯着,并一动不动看着眼前的人,明明渗出冷汗,身体却发热到不行,那股热意从连接的地方烧到心脏,心跳时快时慢变得凌乱不堪,他因为苦苦忍耐简直快要哭出来了。

    艾尔艾尔弗终于在他的注视下转过头来。

    不是平时那了不起的样子,也不是亲吻中失神的表情,半眯半张的眼睛在睫毛下沉静而温柔,脸上有转瞬而逝的一点微笑,是晴人从来没见过的,非常非常温柔的艾尔艾尔弗。

    晴人呆呆看着,好像忘记了自己在什么地方。

    回过神时,他双手抱紧了对方,用自己所有的力量抱着那个身体,用手指感受着皮肤的温度,并触碰在一起肆意接吻。艾尔艾尔弗回吻了他,在他的引导下两人舌头灵活地相互交缠,可这个时候艾尔艾尔弗的舌头又离开了,晴人只能笨拙地探入更深,再次交缠于一体,他感到舌根发麻,后脑也跟着发麻,身体也更热了,滚烫的欲望从血管逆流,再从心脏涌向四肢。就着接吻的姿势,晴人试着摆动身体。

    入口干涩紧窒,事实上一直令他有些疼痛,然而那里面却非常柔软,毫无间隙接纳了他,包裹着硬到发痛的地方,使这份疼觉带着快感,每个动作间艾尔艾尔弗都会重重呼吸,彻底低声喘气,分开的长腿随着动作而晃动,晴人就将耳朵贴在他的嘴边,仔细听那个声音,在低微的呜呜声之中,夹带着压抑的呻吟,那个声音比身体的快感更让晴人感到迷醉,大脑好像烧起来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他只是茫然寻找着艾尔艾尔弗,与他深深接吻。

    事实上,这段时间并没有很久,他感到不妙之际连忙退了出来,可来不及了,灼热的粘稠液体就这样喷洒在艾尔艾尔弗的腿上,还有凌乱的床单上。

    大脑停滞了好几秒才重新运作,晴人慌乱抓起手边的衣服给艾尔艾尔弗擦试,然而他的手却被捉住了。

    “我自己来。”艾尔艾尔弗声音有些沙哑,他全身都是汗,眼神都揉着几分湿意,晴人只看了一眼,脸上便通红了。

    “不……”

    晴人摇了摇头,坚持将他身体擦干净,想帮他扣上衣服时,发现扣子竟然全都扯掉不见了。再看看自己,衣服倒都是好好的,只是裤子拉低,刚好足够侵犯对方的程度,顿时窘迫不已整理起来。

    “艾尔艾尔弗……”他想说什么,却看到艾尔艾尔弗竟然就这样倒回床上,闭上眼睛准备入睡,不由更加慌了,“你……生气了吗?”

    “为什么要生气?”

    “因为我、做出了这种事情……”

    “那也是因为我许可了。”

    真是败了,晴人眨眨眼睛,回过神来时,胸口交杂着莫名的甜蜜与酸涩,他凑过去,从背后抱着艾尔艾尔弗的身体,隔着薄薄一层衣料,将脸埋在他背上,小声说道,“我……刚刚,说了什么吗?”

    “没什么……只是说了些梦话。”

    “梦话?是什么?”

    “忘了……”艾尔艾尔弗动了动,声音变得有些模糊。

    “你要睡了吗?”

    其实晴人心乱如麻,有好多想说的,对方却一副很困的样子,让他有点受打击。

     

    会有人在这种时候马上睡着的吗?

    就算晴人再怎么没有经验,也知道现在并不是该犯困的时候吧……!

    “那个……”

    “什么?”

    “睡着了吗?”

    “……”

    艾尔艾尔弗没理他。

    “那个,你……对我是怎么想的?”晴人鼓起勇气问。

    “天真的小鬼。”

    ……需要说成这样吗?而且还这么干脆的……晴人有点没辙,“不是这个意思啦,我是想问、那个……”

    想继续问下去,艾尔艾尔弗却打断了他,“我要睡了,你以为刚才闹了多久啊?”

    语气有点嘲弄的。

    “唔……”一句话说得晴人面红耳赤。

    从回复意识后看倒是并没有多久,但在那以前确实是完全不记得了,就算想从现在的时间来推断也有些无从下手。

    想到这里,晴人也不好意思再吵他,就维持着这样的姿势,直到艾尔艾尔弗呼吸越来越轻,哎,真的睡着了。

    抬头悄悄打量艾尔艾尔弗睡着的脸,不知道是否因为有了那层关系,这样看着他,似乎比平时要可爱一些,大概只有在睡着和特别的时候,才可以像这样注视这个人的容貌吧。

    这家伙到底是怎样看待自己的呢?为什么可以允许做到这种地步,完事后也面不了改色的……

    难道说,和别的人也做过这样的事吗?

    也会亲吻别人,拥抱别人吗?

    晴人苦恼了起来,他实在太想知道艾尔艾尔弗对自己怎么想的了,怎么也睡不着,盯了半天天花板以后,做出了一个决定。

    悄悄凑过去,拉起艾尔艾尔弗的手,向指尖一口咬下!

    闭上眼睛,按网上说的办法去想象,试着将属于自己的符文往他身体里输送,下一秒,他便在艾尔艾尔弗的身体内醒了过来。

    一瞬间视角就变化了,他迟疑地看着天花板,又抬起手来,那确实是不属于自己的手。

    “咳咳……”清了清嗓子,发出的声音也确实是属于艾尔艾尔弗的。

    “晴、晴人。”

    他试着叫了自己的名字。

    呜哇,这个,还从来没听他这样叫过自己名字呢……

    “晴人。”

    再沉住气叫了一遍,声腔也更像。

    晴人整个人像煮熟的虾一般在床上缩成一团,不行,这个太厉害了。

    他感受了一下,身体倒没有特别的不适,前几天受的伤全好了,晴人在头上仔细摸了摸,已经一点痕迹都没有,大概是去治疗过了吧。然后他动了动,觉得后面难以启齿的地方,稍微有点疼,顿时就难为情起来,哎这个……这个……

    有没有事啊……?他很想去确认一下来的,可犹豫了半天,头上都憋出汗来也实在下不了手,就算出于好意,总觉得趁劫控人家身体的时候这么做,也有点像变态。

    最后晴人在床上翻滚两下感受感受,确实有些不适,除此倒也还好……不过真的挺不舒服的……

    不对啊,冷静下来!又不是为了这些奇怪的事才这么做的!

    而且被本人知道的话肯定会被讨厌吧。

    他深深吸了两口气,转过身去,望向自己正处于沉睡中的身体。

    这感觉还挺奇妙的。

    虽说视觉还是自己的,可如果网上说得没错,他也能够感受被劫控身体的主人一些残留的感情,大概来自于身体本能。

    ……如果那感情足够深刻的话。

    心里有些紧张,理智上明白艾尔艾尔弗并不会对他拥有什么厌恶的负面感情,可才刚经历了那样的事,如果是后悔或者恶心,或什么也感觉不到,也还是会大受打击。

    好在并没有。

    明明眼前就是自己却又有点陌生,完全是乖巧青涩的少年模样,身体是很普通的纤细,头发蓬松柔软,也难怪总是被当成小孩子对待。

    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这样一副平凡的画面,却非常刺目,晴人感到眼睛被刺得有些生疼,眼眶正在逐渐发热,接着鼻尖也有点酸涩。

    这是为什么啊。

    为什么是这样呢?明明自己就在他面前这么近的地方,却是这种几近悲伤患得患失的感受,他实在有些不明白。

    过了一会儿,情绪渐渐平静下来,晴人用艾尔艾尔弗的身体咬了自己一口,交换回来。

     

    之后勉强睡了片刻,直到他感觉动静,便重新开张眼睛。

    “你醒了吗?”他揉着眼说。

    艾尔艾尔弗刚从浴室出来,头发还是半湿的,他从晴人的行里内找了一套吉奥尔的制服,背对他麻利就穿上了,正要往外走时晴人连忙上去说,“不再睡一下?”

    “有点事要做。”他也不看晴人,径直往外面走。

    “可是……”

    “成年人每天有5个小时睡眠已经够了。”

    “是这样的吗……”

    因为他堵在门口,艾尔艾尔弗干脆就站在原地用移动终端查看起行程信息来。

    “那个……”

    “你劫控我了?”艾尔艾尔弗忽然说道,虽然是疑问句,但那不悦的神情却充满肯定。

    晴人顿时慌张了,“为什么你知道。”

    艾尔艾尔弗锐利的视线盯着他的脖子,“我可不记得自己咬过你。”

    “啊是这样的……”晴人连忙将脖子捂住,解释起来,“我只是想、拉近一些距离!”

    这个解释好像实在无法叫艾尔艾尔弗满意,可晴人一时也想不出来更好的说法了,好在他也没怎么在意这个,而是看了看他,随即又垂下视线,在移动终端上修改了两个数据。

    “话说完了吗?”

    他那处于上位者流露而出的询问气势,让晴人不由得也立直了身体,认真回答:“没有。”

    “……”

    “还有一件事必须要说……不对,是拜托你。”晴人握紧拳头,深深呼吸,中气十足大声说:“那个!能不能请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呢?”

    时间都好像停滞了几秒。

    就算是艾尔艾尔弗也有一瞬间的惊讶,在他的注视下,晴人脸涨得通红,瞬间气势就缩回去了,“啊……就算不结婚也可以的!请和我交往……”说着,见艾尔艾尔弗没有反应,又更变慌乱起来,“不对!错了……是不交往也可以,请我和结婚……”

    “到底是哪个?”见他这混乱的样子,艾尔艾尔弗皱眉。

    哪一个……晴人头上都是汗,像个犯了错的学生一样结结巴巴回答,“第、第一个?”

    “我拒绝。”他马上就说。

    “……”

    晴人更加颓丧了,见艾尔艾尔弗准备绕过他打开门,便忍不住上前追了一步,紧张抓住他的衣服,用所剩无几最后的勇气问,“那后面的呢?”

    “考虑一下。”

    说着,艾尔艾尔弗走到外面,并同时关上了门。

    “哦……”晴人仍处于失落之中,又突然回过神来,咦?——咦??!

     

     


     

    VVV晴艾革命机

     

    评论
    热度(83)
    1. Harueru❤耳朵变大啦2 转载了此文字
      【為什麼會被屏\蔽?再試試】 這一更沒有劇情相關,所以不用再糾結發展(喂,我很愛這篇的劇情即使作者
    2. valocasia耳朵变大啦2 转载了此文字
      我超爱这章超感动!(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