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ueru❤

  1.  48

     

    终点04

    想評論發不了,字數超了orz

    這次單獨行動到底是怎麼回事?看得好捉急。把晴人送到多爾西亞交給晴人他爹,晴人爹在治療晴人的時候又研發出了人造魔使/人造人,晴人蘇醒後卻一直沒見過時縞宗一,還被ARUS間諜帶走,好在遇上了來接他的妖精,回到模組77後又去了小型宇宙要塞-火人(這名字意義深刻,說起來這要塞到底是在什麼位置呢?近月基地?模組現在又是在哪呢?問得有點多orz),還記得先行離開的妖精還穿過白色正裝被人懷疑是去相親XD,現在又來到了地球多爾西亞,不跟其他人商量就帶走了時縞宗一,完全猜不到接下來的發展啊

    咦:


    晴人回到房间,因为接下来的多尔希亚之行,他多少也得收拾准备一下,结果门刚滑开便怔了一记。

    这房间加上晴人睡了4个人,除晴人以外都是技术部门的,和他也因此比较熟络。基本大家也只当个睡觉的地方,平时吃饭休息都在外面,想睡了才回来,倒还是第一次看到好几个人凑在一起玩的场面。

    最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个人天天哭诉赶工累得半死,也确实经常半夜才回来睡觉,难得放了半天假,没想到会一起窝在房间里。

    “晴人,过来。”

    有人招手叫他,做什么呢,晴人走过去,发现他们在用手机分享影片。

    “舰上不是禁止随便下载东西的吗……”晴人光是看了一下预览图片顿时就脸红了。

    整舰的女性那么少,一群饥混的男人混在一起想找点黄色小电影看也很正常,不过这里的网络由小晶控制着,任意上传下载发现后都可能视为通叛行为,晴人愣是没想到他们还真敢做。

    “才不是下载的呢,是私藏啦!”

    “你手上有什么好货色没,分享分享?”

    “没、没有的!”晴人连忙摇头。

    “那你喜欢哪种的啊?哥哥这里有好多哦?”

    “不必了,谢谢……”

    “别客气嘛!喜欢哪种口味尽量说!”

    “真的不必……”晴人连连后退,真是,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家伙总喜欢在H的话题上捉弄他。

    “哦对了,这个你肯定会喜欢!”说着,手机从衣袋里被掏走,哔哔几下,两个影片就被强行分享了过来,等晴人抢回手机时预览信息都已经打开了。

    “……”

    看到画面的一瞬间,他大脑轰一下呈现空白。

    第一张图是一个银白色头发青年的正面特写,身上深色制服解开了一半,款式和新奥吉尔相似又有微妙的不同,再看脸,大概轮廓也和艾尔艾尔弗有三分相似,第一张勉强还算正常,而后面的图片就简直不堪入目了,远景中那半挂着制服的淫乱肉体透出强烈的暗示意味,制作方恶趣味一目了然。

    “这、这这这这这这……”晴人整个人结巴了。

    “怎么样,这个系列已经出到第四部了,这是前两部,不要太感谢我啊!”说着又贼兮兮压低声,“小心点看,被发现我们就真的死定了。”

    “这个……怎么行……?”他说不出来话,但是突然生气极了,抢过对方的手机开始翻找,竟然还隐隐有瞧见其他造型像流木野的影片,他不顾人家的反抗又是哔哔几下,就把这些东西一下全删了。

    “喂!你干什么!”几个人扑上来阻止他。

    晴人也犯了倔,一句话不说用力挣脱,又去抢另一个人手机,刚抢到手,便被几人齐心协力架住,终于动弹不得。

    “你干什么,这是我的私藏啊!”

    “快删掉,不然……我就、就去告诉艾尔艾尔弗!”晴人这下终于挣扎不动了,便涨红着脸大叫。

    “你小声点!”被他威胁的人快晕了,一脸要死的表情,“不至于到这地步吧你……要不要这样?”

    “我是认真的,真的会告诉他!”

    “你这叛徒!亏我们拿你当自己人……”

    话都说到这地步,几个人割肉一样在晴人的注视下痛苦地删了影片,愤愤出去了。

    晴人也收拾了东西,跑到床上躺下。

    其实……冷静想想也觉得自己反应过度,毕竟那种拿出来贩卖的色情影片全世界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责怪几个同事干什么呢……

    刚想到这里,合金的床帘就被哗一声扒开了,晴人吓了一跳,望着冒出来那两个人头……

    “你这家伙,听说要回模组了?”

    “嗯……”

    “那你要赔我们啊!等会就把清单发给你!”

    “好吧……”晴人只得点头。

    又是哔哔两声,晴人拿起手机一看,真好长好长一串的名单……其中还包括XXXX全集之类,简直眼花缭乱。

    “但是那个系列……不行的哦!”他强调。

    “知道啦!真是受不了你……”

     

    说完后晴人又躺了回去。

    果然都是大人吧,不至于真为黄色影片的事而当真生气,不管怎么看都是自己显得太小孩子气了些。

    晴人实在没有这方面的记忆,也就最初还在医院时为失忆而苦恼,在网上乱找,有找到相关影片,不过内容都需要付费,而他当时又哪有心情看这些东西呢。

    竟然有人专门以某个人为原型制作这种东西……实在太让他震惊了,因为这就说明,会有很多人想看吗?流木野小姐就算了,为什么艾尔艾尔弗也……

    想着不由便口干舌躁起来。因为……他可是和那个人接吻过的啊。

    一直以为身体会感到欲望是因为吸收符文本身所带到的愉快感,可现在想来好像又不完全是那样吧,真要命。

    但和艾尔艾尔弗的亲密关系并没有让晴人产生什么优越感,反而倍感煎熬,他实在搞不懂艾尔艾尔弗的想法了,他察觉了还是没察觉呢?他又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呢?

    又是一夜没怎么睡,第二天晴人和艾尔艾尔弗他们便离开要塞,前往多尔希亚东部。

    他倒是不累,和人类不同,他不会有明显的困倦或者疲劳,只要能补充符文,就能保持充足的体力。当然睡眠也多少能调整精神状态,不过不睡似乎也没什么吧。

    或许只是……比较容易饿而已。

    “你太缠人了。”

    在无人的更衣室偷偷接吻(进食)以后,艾尔艾尔弗用手擦了擦泛红的嘴唇,样子有些不大高兴。

    听着他说话间那细微的喘气声,晴人难免感到脸上在发热,说起来,这是第三次,但是艾尔艾尔弗已经显得适应多了,呼吸也能自如调整,相比之下,他倒是一次比一次还要笨拙似的,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对不起……”真是不知不觉就又忘形了,晴人跟着他走出去。

     

    来到多尔希亚已经两天了,这说说起来算混乱之地,因为各方势力都有介入,导致当地的民间反政府军事组织也出奇凶悍,连小孩子也拿着武器到处跑,晴人出去买个东西都能踩了地雷……换别人就死在那了。

    “你要小心一点啊,晴人。”

    伤倒没事,没一会儿就自己好了,连处理都不用,倒是晴人觉得过意不去,不住跟跟别人道歉,跟流木野咲通话时也是如此。

    “我没事的,请放心好了。”万万没想到她听到消息之后会第一时间电话过来,老实说晴人有点受宠若惊。

    “艾尔艾尔弗也真是的。”流木野有些抱怨,平时印象很沉着的她,没想到也有这样直率的一面,“明明你回去学校不和这边的事牵连太多是他的意思,为什么还要把你带去那边呢……”

    “啊……他这么说过吗?”

    “总之,不要擅自去危险的地方哦。”

    “谢谢,我不会的……而且艾尔艾尔弗也说了会看着我的。”

    听到这里,流木野脸上却流露出了犹豫之色,“就是这样才让人有些担心啊……”

    “为什么?”晴人一怔,“能告诉我吗?”

    “我觉得艾尔艾尔弗这次去多尔希亚似乎有别的目的,不止是和当地的民间军事组织接触那么简单……”似乎真的挺担心晴人吧,流木野最终还是说出来了,“如果只是为这个,他恐怕不会在这么重要的时候离开要塞。”

    “那是有别的什么事吗?”

    “嗯,有这样的传闻……”流木野又说。

    晴人听她说了一会儿,脸上也浮现出惊讶,“人造的魔使吗……?”

    “只要接受改造就可以得到永生什么的……其实魔使信者那边不时就有爆发类似传闻,但这次既然艾尔艾尔弗也去了那边就觉得会不会不止是传闻……晴人,你父亲这些年在多尔希亚的研究所,我们就曾猜测是不是和让你苏醒有关。”似乎考虑到晴人的心情,她观察着他的表情缓缓说着,“而那个人的话,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趁机搞出多余的事来……”

    原来他是这样的人啊。

    晴人怔了怔,其实之前也隐约有这么猜想,毕竟醒来之后一次也没见过他,而在过去自己的成长经历之中他也实在没什么存在感。可就算父子感情一般,多少也曾希望他起码会是个好人……现在难免有些失望。

    “知道了,我会找艾尔艾尔弗谈谈,危险的地方我也不会去的。”晴人向她保证道。

     

    和流木野是突兀结束了通话的,因为听说艾尔艾尔弗出事了。

    晴人赶过去的途中听说了经过,艾尔艾尔弗他们在与当地人交易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突发了内乱,且马上进入交战,这就算了,匪夷所思的是他们打红了眼便用平民作为人质威胁对方,可实际这些又都是自己人,觉得没用时又干脆自爆武器库给对方带来损失,结果引发了范围惊人的连续爆炸——当然,连艾尔艾尔弗也不可能预测到如此愚蠢的突发事件,莫名被卷了进去。

    虽说最后成功撤离,但已方好几个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其中也包括他们的白发指挥官。

    “艾尔艾尔弗!”

    得知他已经回到房间休息,晴人也没多想便急着跑了进去,“你没事吧?”

    结果艾尔艾尔弗这时正站在室内和人通话。

    “我没事。”这话不是对晴人说的,而是对着手机。

    他看起来倒也真像没事,起码和平时没什么不同,依然神态沉静,背脊笔直,只是头上多了一圈绷带。

    见他正通话,晴人也不好吵他,只是默默走了过去,好奇看了看手机对面的人,是个容貌端正的银发青年,从穿着看来是多尔希亚的军人吧。

    他大概和艾尔艾尔弗挺熟络的,也不知是说了什么,对方生起气来,声音也大了几倍,艾尔艾尔弗笑了笑,“你没问题的,阿德莱伊。”

    啊……晴人想起来了,原来是这个人,听说过很多次,这还是第一次接触到本人。

    “什么……不要说得这么轻松!”阿德莱伊虽然声音挺大,但也并不像真的生气,不过当他视线一转,看到站在艾尔艾尔弗后面的晴人时,神情顿时变了。

    晴人有些纳闷,还以为他看的不是自己。

    “喂,那个是什么?”阿德莱伊低下声音,他问艾尔艾尔弗,“解释一下!”

    “就是你所看到的,是时缟晴人。”艾尔艾尔弗答得倒是轻松。

    “什么,你别开玩笑了!到底——”

    可他的声音却被艾尔艾尔弗打断,“药效快发挥作用了,我先挂了。”

    说完他还真的就这么掐断了电话。

    随后,他脱去了披在肩头的外衣,转头看向晴人,“我要休息一下,这段时间不想被打扰,交给你了。”

    “是吃了药的原因吗?”

    “嗯,有点催眠作用。”

    “好。”晴人点了点头,又连忙走到他身边,想确认他衣服底下还没有别的伤,“你真的没事吧……”

    说着手就被抓住,艾尔艾尔弗没用什么劲就将他摔飞了。

    “你觉得呢?”

    晴人有些狼狈重重跌在床上,虽说不痛,却还是很不服气,“那也不用出手吧……”

     

    这次随行没有医生,此时城中又是一片混乱,于是受伤的人也只是做了一些简单的处理而已,好在也都没有没什么大碍。而艾尔艾尔弗就跟平常一样躺下休息,平静进入了睡眠。

    他对睡眠环境其实一点也不挑剔,不过难得被他开口拜托了事情,晴人也是万分紧张想好好让他休息,就轻手轻脚去关了灯。

    不过转念一想,太暗会不会反而才不习惯呢?于是又轻手轻脚跑去开了一盏小台灯。

    这样就差不多了吧……室内没地方坐,总站着也怪傻的,晴人想了想,缩成一团躺在床的一角,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

    淡淡黑暗中,刚好能看清艾尔艾尔弗睡着的脸,果然是药效发挥作用吧,就算被人这样盯着看,也还是睡得很沉。

    时间一长,晴人这个姿势绻得脚麻,便又轻轻动了动,一点点慢慢伸展开四肢,衣料摩擦床单时那细微的声音换在在平时也许已经惊醒艾尔艾尔弗了……他想着,忍不住慢慢靠过去,在更近距离的打量艾尔艾尔弗的脸。

    这时晴人发现他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睡得安稳,眉间也轻轻皱着,显得不是很舒服。

    是觉得痛吗?还是别的原因……

    晴人定神想了想,也是,不管再怎么厉害的人才受了伤又怎么可能睡得很舒适,口服的镇痛药什么也有限度吧。

    其实他对这方面的知识真是贫乏得可怜,几乎只能靠发挥想象力。在想一般受伤之后容易发热,需要找湿毛巾来擦汗降温什么的,便去摸艾尔艾尔弗的额头,结果别说发热了,触手的温度比平时还要低,晴人只好讷讷将手收回。

    室内的暖气设备有点故障,温度已经尽可能加大效果却不很乐观,他只好脱了自己的衣服加盖在艾尔艾尔弗身上,最后自己也靠过去,隔着床单用手轻轻圈着他的颈脖,这样大概会暖和多了吧?

    ……好像确实是暖和了吧,还过犹不及,艾尔艾尔弗都被他给捂热了,脸颊微微泛起一层红,额角也渗出了汗,热气使头发也沾上了湿意,晴人赶紧松手,帮他把额前的头发理开。

    看来这家伙似乎并不怕冷,却不大禁热呢……他得到了一个没什么意义的情报。

    露出额头的艾尔艾尔弗比平常的样子看起来要显小,大概也因为双眼闭着,少了那锐利视线所带来的压迫感。

    如果清醒着,大概也不会像这样靠在一起吧……每次进食结束艾尔艾尔弗就会将他推开,而这个时候,自己也总会因感到冒犯了他而退却……但其实,在衣领下面的地方,到脖子,耳朵,胸口,都已经咬过好多遍了,舔吻皮肤,唇舌交缠,这些侵犯的动作也都有过,但这个人并不属于自己,始终拥有距离感,必须小心翼翼才能触碰。

    这个时候亲吻他,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晴人莫名紧张了起来,不如说还没做已经有些羞耻,可以接吻,艾尔艾尔弗给过许可的,但趁人家熟睡的时候做又不一样,总觉得做了坏事,却无法抵御这个念头在脑中放大,胸口深处痒痒地,骚动起来。

    “我有些饿了……”晴人低声对艾尔艾尔弗说道,说完后又为自己找借口的行为感到脸红。

    他轻轻凑过去,在艾尔艾尔弗嘴上碰了一下本来也并没有打算要深入的,两个人躺在一起,这种可称之为甜蜜的举动已经足够让晴人感到目眩,需要深深呼吸来回复平静。他将手伸到床单下,摸到艾尔艾尔弗的手,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把那支手拉过来放在自己的头上。

    这样任由自己摆布的艾尔艾尔弗还挺新鲜的,晴人再次靠了过去。

    他对这个人有着依恋感,或许是失忆后只能想起他的缘故,来接自己的人也是他,也让他进食并分享生命,到了这个地步,当然比任何人都要特殊,要是现在艾尔艾尔弗不在了,晴人大概会成为史上第一个饿死的魔使。

    以后能否一直这样下去呢,晴人对这个问题稍微有一点害怕。但一个人跟另一个人要怎样才能一直在一起呢?平时觉得很遥远的话题,此刻却想得停不下来。

    其实也有办法,如果能结婚的话就能一直在一起了吧,但自己去求婚的话……不用想了,肯定行不通的。

    走神回来,晴人扣着艾尔艾尔弗的手指,一开始只是一根根轻轻将插入指缝之中,见他仍然沉睡,又才渐渐大胆,试着用力一点握起,这个动作让他有点害羞,反倒是将嘴唇贴上去亲吻做起来自然多了。他亲了亲自己喜欢的地方,脖子,耳朵下面,下巴,脸颊,像撒娇的幼犬一般趴在一边,嗅着艾尔艾尔弗身上的气味。不时抬眼悄悄打量,怕他突然醒来。

    不过要是醒了也不会这么沉默,早就说他太过缠人把他推开了吧。

    但还是……好想接吻。

    这么想,他也这么做了,只是很浅很浅,在亲吻嘴唇数下后,才缓缓探入舌头在对方牙尖舔舐,只到这里,符文便又开始流动了,比起甜腻的亲吻,又有凌驾这之上的充实感慢慢涌向身体,来得太慢,反而勾起一股饥饿感,晴人有些难受地扣紧艾尔艾尔弗手,尽可能克制着变得急躁的本能,而就在这时候,他感到舌尖被一个柔软的东西碰上。

    那个东西既软又温热,与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然后相互摩擦,简直好像陷入幻觉似的,晴人大脑一麻,他发现那是艾尔艾尔弗第一次在无意识之间回吻了他。

    接着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吓惊的,还是惊讶的,还是什么的说不清楚,只是大脑都要融化了,晴人简直面红耳赤,四下什么声音都没有,耳朵里充斥着自己的呼吸声与心跳声,他慌乱离开了床,站在原地好半天也无法平复。

    如果他醒了的话……

    晴人这么想着,片刻后才下定决心才张开双眼正视艾尔艾尔弗……可是,他并没有醒来,除了头发有点乱,和。

    一瞬间也说不上是庆幸还是失望,晴人仿佛脱力般坐在地上,半响后,无声抱住自己的双膝,静静等等天亮来临。

     

    以为是睡不着的,不过就这样坐在原地也庆无聊,最终晴人还是沉入了睡眠里。

    醒来已是第二天,往窗外看去,大气内的阳光晴朗干燥,时间已经不早了,晴人连忙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是什么时候……?

    艾尔艾尔弗呢?

    晴人走了出去,这家旅馆都是他们的人,现在有伤员,加上城里混乱,大家也就哪也没去,只是将附近简单武装戒备了起来。

    他哪也没找到艾尔艾尔弗,这才感到不对劲,又返回房间,找到自己的手机,果然看到了一条简单的留言,是艾尔艾尔弗给他的:留在这,不要乱跑。

     

     

    晴人在旅馆内等了一整天也没见艾尔艾尔弗回来,到第二天亮后,他终于沉不住气了。

    理智上,他明白艾尔艾尔弗不可能因为私人理由而把大家丢在这自己却消失了,但还是忍不住会想为什么,是不是那晚上其实他被弄醒了,知道自己偷袭他的事,被他讨厌了?不然的话,为什么手机也根本不接听呢。

    一个人离开实在不像那个人的作风,如果凭一已之力就可以解决的事,他一定就使唤别人去干了吧,就晴人见到的,人类也好魔使也好在他身边就有可用的人。

    所以说……晴人忐忑了半天,大脑却渐渐活络起来,在想会不会和流木野说的那件事有关呢?

    也就是隐约的直觉罢了,因为上一次,艾尔艾尔弗也一个人到地球来接他了,虽说似乎也有其他目的,但那绝不是非他不可的任务。而这一次,似乎也和自己有关系。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这下子他可坐不住了,犹豫之后,用艾尔艾尔弗给自己的权限登入电脑,并顺利就找到了时缟宗一相关的信息。

    据流木野的意思那个研究机关离这挺近,但事实上很远,普通车速需要两天才能到,当然也可以找其他交通工具,最快也需要一天。

    晴人也没想那么多,把资料转到手机就决定前往北部的研究机关,当然事先也是有查阅情报的,不过那边靠近王都,从过去开始就王党派的地方,不像这里盘踞着复杂的各方势力,倒是安全多了。

    一路都挺顺利,到达目标城市后,晴人被突如其来的寒气给打败了。

    明明才刚到12月,天空却下着雪,连路边也堆着雪,冷空气迎面而来,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真是好冷啊。不过艾尔艾尔弗可是在这个国家长大的,怪不得那么耐寒哈……

    晴人来的时候就随便穿了件外套,这时想买件大衣的,但转了转四周似乎都是大型公用设施,根本没找到卖衣服的地方,只好缩着身子先往研究机构的方向赶去,这时天已经渐黑,温度也越来越低,苦笑着为什么身为魔使还会怕冷,他终于来到了地图标记的地方。

    可才刚刚才走近,晴人就察觉到不对劲,为什么研究机构外面会有多尔希亚的军人?完全从外面被封锁了啊。

    “什么人!”正探头打量,他被多尔希亚军发现了,枪口顿时对准了过来,“不准动!”

    晴人站直身体,连忙解释,“不是的,我只是路过的而已……”

    然而这种拙劣的谎言显然是没用的,他还未说完就被擒住了,双手被反扭到了背后。

    “不是多尔希亚人?”对方交换了眼色,忽地,晴人感觉自己手上一疼,被划了一道口子,紧接着整个手臂被粗暴拖了过去,士兵的声音也在同时放大:

    “他是魔使!”

    这一吼,马上招来了更多人,如临大敌用枪对准他,晴人这时要想逃是不可能了,双手从背后被拷上不说,挣扎间还挨了一下。

    “放开我!”

    他被拖到建筑的背后,那里停着几辆车,有人从车上下面,看样子是这里的长官吧,晴人被带到了他的面前。

    “是你……?”

    一经照面,晴人整个怔住了,对方也似有些意外。

    “是我!时缟晴人,我是艾尔艾尔弗那边的——”

    他急着表明身份,面前的人却挥手打断,“我知道了。”

    他示意士兵放开了晴人,晴人揉着被扭痛的手腕,小心打量着眼前这位银发青年。

    阿德莱伊,是艾尔艾尔弗的友人,出身多尔希亚王族,晴人多次听人提起过他,是决定新吉奥尔能能否顺利与王党派势力融合的关键人物。

    上次见到他还是前两天他与艾尔艾尔弗通话的时候,与影像相比,面前的他五官更端正清秀,却也明显更有魄力,透出成熟的气息。

    两人就这样对看好半天,还是阿德莱伊率先打破沉默。

    “你怎么在这里?”

    “我……”晴人犹豫了一下说,“我来找我父亲。”

    “艾尔艾尔弗在哪?”

    “不知道……”晴人把手机上的留言给他看,“他3天前一个人离开了,只给我留话,让我不要乱跑。”

    “哦……”阿德莱伊看了,有点不大明白,“那为什么你还乱跑?”

    “…………”

    晴人被问得垂下脑袋,一时语塞也不知该怎么解释。

    “你很冷吗?”阿德莱伊忽然又说。

    “啊?”他怔了一记,这才察觉自己确实从刚才就缩着肩膀抖成一团在说话。

    “研究机构我已经下令封锁了,人都清理了,没有发现你父亲。”阿德莱伊看了看他,将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下递来,“不过我可以带你进去搜索一下,不排除他躲起来的可能性。”

    晴人接过大衣,实在意外极了,“谢谢!啊……不过我没事的,衣服不用了……”

    “没什么,你穿吧。”阿德莱伊说着已经转身往机构内的方向走去,“你跟着我,这次不要乱跑了。”

    “谢谢!”

    看着他已经走远,晴人只好将大衣穿上,大概是多尔希亚军长官的配给物品吧,样子有些笨重,保暖效果却不是盖的,穿上后马上就暖和多了,晴人心里也是一阵感激。

    由于上次他与艾尔艾尔弗通话时对自己一副很不客气的语气,晴人还以为他是个难以相处的人,没想到实际了人还挺好的……

    两人来到建筑内部,从外面看不大,没想到里面却相当惊人,连同地下一共有10层,因为已经清理过,光线也不是大好,显得空荡又压仰。

    不知道为什么,晴人来到这里之后便觉得不大舒服,意识忽然有些恍惚。

    “这次的事你知道多少?”伊德莱伊单刀直入地问。

    “我只知道和人造魔使有关……但是,也可能只是谣言而已。”

    “不止是谣言……还要更麻烦一些。”阿德莱伊跟他解释,“与其说是人造魔使,不如说是人造人。”

    “那……不是违反国际公约的吗?”晴人皱眉。

    “没错,人造魔使不过是那些信徒的妄想罢了,魔使原本只是没有实质的精神体,连你们第三世代也是和魔使契约之后才转化的,目前根本就没有把人类变成魔使的技术……但如果是人造人的话,就有可能。我们找到两个活例,都和这个研究机构有关,是明显的失败品,寿命短暂,其中一个是完全没有理性的,另一个情况好些,却一刻不停在消耗着符文,根本就是无底洞……”

    说到这里,阿德莱伊停了下来,两人也通过电梯来到了最底层,乍听到这里事情,晴人多少有些难以消化,那股不舒服的感觉也更严重了。

    父亲的研究是艾尔艾尔弗批准的,不然的话,那个人直到现在也还在软禁之中,根本没有机会搞出这些多余的事来……人造人、强行抽取符文、人造魔使,这些事从根本上就违背了“人类与魔使一起和平生活”的理念,一但被公开,先前的承诺与约定、努力编织的未来都将成为笑话,艾尔艾尔弗是不会容许的吧。

    经由阿德莱伊的解释,晴人大概也想明白了为什么艾尔艾尔弗为什么一个人离开了。

    “其实我没想到你还能醒来。”阿德莱伊忽然转移了话题。

    “是吗……”

    “前几年,艾尔艾尔弗将你带离模组,我和他一起将你秘密转移到了多尔希亚境内,那时的艾尔艾尔弗在我看来,虽然并没有放弃,却并没有抱什么希望,只是一股执着罢了。在将你交给时缟宗一、并且给他足够的权限时,他肯定也预料到了后来会发生的事……不过你能醒过来,是值得这个风险的吧。”

    晴人心情有些复杂,果然自己还能活过来,不可能是睡着睡着突然醒了那么简单。

    现在想来,刚回到模组时大家兴奋归兴奋,却并没有多震惊,之后也和他保持距离,并没有太多接触,让他也觉得一切没什么大不了的……对这一点,流木野也曾提及是艾尔艾尔弗的意思。

    是为了让他融入平常的生活吗?晴人并不是很懂,擅自就安排了这么多,也不问问人家的意见,还真是那家伙的作风……

    阿德莱伊输入指令,合金的门便打开了,晴人知道眼前就是父亲的研究室,然而当他向里面望去,不由露出了苦笑。

    ——里面什么都没有了。

    简单的说,就是发生了人为的爆炸,变成了一片废墟,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做得很干净。”阿德莱伊给予了赞许肯定,“是艾尔艾尔弗。”

    “…………”

    果然已经来过了吧。

    晴人打量着四周,想着这里曾进行着可怕的研究和自己脱不开关系,压抑的感觉又一次向他涌了过来,最后连同血液都为此而躁动,最后转化为难受的饥饿感。

    “既然是他,时缟宗一肯定已经不在这里了。”见晴人脸色不大好,阿德莱伊补充,“不用担心……毕竟是你父亲,艾尔艾尔弗应该不会对他怎么样,应该会继续软禁起来吧。”

    晴人点点头,要说不担心父亲死活肯定是骗人的,虽然也确实谈不上太深厚的感情。

    回到地面,机构已经完全被封锁,晴人急着想回去,阿德莱伊只好安排人送他。

    “真的谢谢……!”他都感谢得不知怎么办好了。


     

    VVV晴艾革命机

     

    评论
    热度(48)
    1. Harueru❤耳朵变大啦2 转载了此文字
      想評論發不了,字數超了orz 這次單獨行動到底是怎麼回事?看得好捉急。把晴人送到多爾西亞交給晴人他